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留学生亲笔:现实让我懂得什么才是“超级中国”
日期:2017-9-4 9:12:56

  原标题:从社会救援调度揭露欧美“真面目”

  作者:刘斯郎

  导语:

  为什么有些中国人轻轻松松解决的事情,欧美人却视若登天?为什么有些中国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欧美人却觉得不可思议?而这两天,飓风哈维重创美国的新闻席卷全球,很多人惊讶地说:“这是美国吗?为什么美国是这样子的?”但对于久居欧美的我来说,这一切都是意料之内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才导致了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国家救援效率低下、防灾能力差、救灾能力不足等“欠发达”的现实问题呢?对此,本期专刊我们将从制度问题、思想问题、效率问题、基建问题、房屋质量问题以及救灾体系问题这几个方面切入,向您展现一个我切身体会到的真实欧美。

  当然,在看正文之前,你先记住一句话:你要感谢你的祖国,发展中的“超级中国”!

  正文:

  1-制度具有随意性质,没有完善问责制度

  早前在国内,有无数公知和牧羊犬告诉我:西方的制度无比先进,是中国永远不能企及的。而当我来到欧美后,则有不少人问我:“怎么样,还是国外好吧?”对此,我想回答的是:“你知道什么叫’一出国,就爱国’吗?因为看见了西方真实的模样,所以更爱自己的国家”。

  我在欧洲,先后见证了当地多次的民主选举。我问我身边的白人,你凭什么投下这神圣的一票,他们的回答是:“因为他说他会解决我们的问题,给我好处”,更为令我吃惊的是,有些人的回答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我想,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这有点儿戏,但这样的“民主”游戏,在欧美总在反复上演。也就是说,与中国领导人经过数十年的历练,层层选拔才能领导社会的制度所不同的是,在欧美,一个领导人的诞生可以是靠一张巧嘴的忽悠,一张俊俏的脸,或者是巨大的财富与利益。但是,嘴巴会吹不代表会做事,长得好看不代表做事漂亮,家财万贯不代表会经营社会。所以说,欧美的政府或地区负责人,“治理”能力上有着极大的缺陷,简单地说就是:他们可能在玩游戏。因此,我们也可想而知,当这样的社会反生动荡或者面对灾难的时候,因为其领导人的管理能力、应变能力的不到位,所导致的“人为灾难”是多么的严重。所以,像本次飓风在美国登陆后,官员的救灾不力与不作为成为了民众抨击的槽点,但我想说:自己挖的坑,还是要自己填。

  其次,是对事物处置的“决议”问题上。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也好,欧洲的议会制度也罢,在平日里显得安宁无事,但一旦发生重大事件或者特殊的紧急情况,这样的社会制度则会极大的制约处置的效率或者导致责任的推辞。我记得一个多月前,我曾经住过的小城发生了暴风灾害,有很多建筑和车辆受损,当地损失相当严重,按理说应当第一时间出现救援力量,并且清理城市的灾难现场,但事实却是:发生风暴灾害的时候是假期,政府官员度假去了,过了两天,也只是派来了警察拉起封锁线,警示“危险区”,但灾难遗留下来的残垣断壁的场面,一直保留了近一个月之久,直到我离开了也没用恢复妥当。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摊这滩浑水,地方政府肯定在开会商讨,但救援资金谁来出?谁去负责?要不要给灾民补助,补助的资金能否批下来······这些问题对他们来说都是大问题,因为他们的工作是“契约式”,他们没有绝对的义务对救灾负责,而即便是有人愿意当英雄,挺身而出,他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救灾资金凑不到,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赴汤蹈火,手下助理表示“加班要加工资”。不要怀疑,这次美国的飓风救援效率低下,无疑是有着类似的现象出现。

  再者,欧美社会没有形成像中国那样完善的救灾机制。从国家到省市,再到县里,镇上,村里,几乎形成了“一条龙”的救灾机制,从救援物资的储备、到救援力量的调度,都是有计划有安排的,而且中国的救灾,有责任落实,有问责制度,所以官员更负责,救援更积极。与此不同的是,在欧美,这些方面则是松散的。政客们平日里忙着耍嘴皮子,谈世界大道,却很粉刺性的,连基本的救援系统都是模糊的。面对巨大的灾难的时候,谁负责,怎么负责,怎么撤离等等,都成了现实的问题。

  2-把利己作民主真谛,个人主义很不团结

  在相关的报道中,我们看见,在美国当地的灾难现场,美国人的利己主义凸显无疑,有灾民为了抢先得到救援而向救援人员开枪,而更多的人,则一起上演了“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豪情壮志,你很难看到美国人能像中国人一样“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魄力,也很难找到“用自己生命去救更多人”的英雄事迹。导致这样现象出现的,是西方过渡强调的“自我”。回想一下,在过去的数百年的时间里,西方人的一贯作风是什么——自己没有财富,便去掠夺;别人过得比我好,就去破坏;利益胜过一切,反咬一口不是事。在过渡强调“利己”与“自我”的意识形态下,尽管乔装打扮成“文明先驱”,但人性的劣质依旧显露无疑:哪个领导人对我有好处我就选哪个;老子不满意就要罢工,影响了别人关我什么事······这样的思想充斥着西方社会,所以“舍生取义”、“无私奉献”这样的精神和事迹,在像美国哈维飓风灾难中,是很难出现的。

  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有欧美人愿意伸手援救,其初衷是和中国人不同的——欧美人的援救是建立在人道主义和宗教思维上的,而中国人的自发性援救是建立在“家国情怀”上的。不论是“以身殉国”,还是为了同胞“赴汤蹈火”,中国人在集体事物上的英勇和积极,都是源自“家国情怀”,这是一种精神文化,事发自内心的情感感召,而不是像欧美人一样,是“教化”的定向思维,是宗教的束缚“洗礼”。

  所以,不论是美国飓风的灾难现场,还是欧洲的地震灾难现场,你都很难看见,像中国人那样的“一涌而上”的磅礴大气,因为他们还不明白中国人的一句话——我们都是一家人。而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是,即便政府的救援不力,他们也要等待政府的救援,最后等不到了,再痛骂几句,我一直很不明白:难道等死比自救舒坦?(我的意思是,欧美民众过于信赖与依附政府,这也是西方政府“美化鼓吹”的结果)

  3-效率早已成为硬伤,慵懒正在腐蚀根基

  当然,如果只是不团结、个人主义问题突出也就罢了,欧美最致命的硬伤是组织能力和社会效率极度低下。由于凭借曾经的掠夺财富,长期过着相对饱满的生活,导致了欧美人都极度慵懒,办事效率低下,这直接导致了其经济一蹶不振,社会活力缺失。

  我的亲身经历是,在欧洲,办银行卡要提前一到两周预约,而到现场办卡则办了三天时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新学年的的入学注册。8月16号的时候,我所在地区刚刚结束了假期,按理说是要恢复工作的,可当我到了大学的秘书处的时候,上面虽然写着工作,但是我却被告知工作人员度假还没回来,五天后(21号)再来办理手续;于是,我强忍心头不快,五天后到了办公室,在漫长的排队之后,办公室的一个白人小姐接待了我,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我说:”您必须预约,否则我不会帮你做“,我问她:”可你不是喝咖啡吗,就一会儿的事情“,她则说:“我们这的习惯是要预约”。于是,按照约定,我三天后再次来到办公室,但考虑到欧洲人办事效率低,并且迟到半小时都是不算迟到的社会氛围,于是我选择性地迟到了两分钟,结果进到办公室后,工作人员以“迟到”为由拒绝了工作,并且悠闲地喝着咖啡,可预约的服务时间是一个小时(也就是说,我的服务时间还有58分钟);无奈,我只能向相关负责人反映了这样的问题,最后,又过了两天,仅仅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便解决了所有问题。这并不是个例,类似的事情还出现在邮局、警察局等重要场所。

  由于过于强调个人利益,在他们的心中,自己就是神圣的。我前一年的大学宿舍里,有一个宿舍扫地的大妈,用一年的时间,证明了“全世界都是本宫奴婢”的真谛。平日里,她认为自己的工作神圣无比,于是不允许宿舍里有垃圾,但我们诘问她:“我们交了钱,这是你的工作”。可谁知,她大发雷霆,说:“我是个有尊严的人,你们要尊重我的工作”。但是大家心知肚明,以他们的习性,这无非是因为“懒”,加上欧美的“工会”极度发达,才给了她这样“不要脸”的底气。后来,有一个意大利学生投诉了她,结果第二天,这个学生被赶出了宿舍,之后除了我们几个中国人不配合外,大多数的学生都唯命是从,也就是说,这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形同摆设,还拿工资。这样“懒出的理直气壮”的结局是,这个更年期大妈,气跑了宿舍里来自各国的30多位学生,以至于最后只剩下了我们几个中国人。由于我们四个中国人在,所以她每天都要照常工作,于是她恨极了我们,用各种低劣的态度来服务,但我们都不予理会。直到我们要搬走的前一天,她把我们的房门一个个敲开,其他三个中国人分别不做理会,“哐当”砸了她一鼻子灰,我则很有兴趣地听这“懒婆娘”的发飙。她敲开我的门,以骄傲的姿态训斥我,除了言语恶毒外,表情还十分丰富,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能给自己的”懒“找足了借口,还说得理直气壮的,最终,我竖了中指,哐当把门关上了。此后,这个宿舍虽有人来,但旧人都避而远之。我本以为这个别情况,后来,我从很多同学口中得知,他们多多少少都是遇到过类似情况的。

  不管是哪个职业,哪怕是政府部门,都已经被慵懒和所谓的”工会保护“给扼杀得没了”人样“,这该是悲哀的。而回到美国飓风的问题上,大量的地方官员没有积极参与救援,其背后的原因,也无疑是类似的——你凭什么让我投身到 一线?你凭什么让我负责?你凭什么让我加班?

  4-基础建设早已落后,已经难与中国比肩

  公知和牧羊犬会告诉你,西方的基础建设很先进,甩开中国一条马路。这在之前,我没见过,所以是信了八九分的。但当我见证了真实的欧美之后,那破败不堪、年久失修的落魄景象,真的让人”难以置信“。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的基础建设,甩开欧美至少二十年,不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其基础建设都远不及中国。我一路从南欧穿行到北欧边界,又从东欧走到西欧,这里西方人口中的”世界最先进的土地“,展现给我的是中国九十年代的模样,破败的火车站,肮脏的城市,混乱的治安等等,都让人大跌眼镜。

  社会基础建设的一个重要表现,是警察的支配和日常维护上。但我的一个来自美国华盛顿东北部城市巴尔迪莫的同学,却跟我分享了这样的美国:在巴尔迪莫,几乎天天都有枪战,警察形同摆设,我们曾经组织约定过,在特定的日期里停止使用枪支,但是警察不作为,根本无法管控。现在的巴尔迪莫,真的很乱。而此后,我还在世界十大最危险城市中,找到了包括美国圣路易斯在内的多个欧美城市,这无疑是”先进的基础建设“的代名词。

  其次,欧美在硬件上的基础建设也远不及中国。还记得以前,在国内的语文阅读课上,有一篇被大量推广的文章,是赞美德国人在青岛建设的下水道如何先进,考虑得如何长远。于是,无数公知和牧羊犬喃喃:“西方都是百年基业,中国不行!”我多么庆幸,自己走出国门,看见了真实的模样:

  第一:德国人在青岛修下水道,不是为了服务,而是为了侵略;

  第二:德国就在青岛修了一小段,青岛如今不内涝,那是因为青岛人的治理和智慧;

  第三:青岛地形本就适合排水。

  第四点,我要单独列出一段,因为这段很重要:欧美并不是传说中的百年基业,绝大多数城市规划得混乱不堪,排水系统也多半是鼓吹出来的。由于大多数城市古老,政府没钱改造,所以欧美排水先进一说总体上不成立(当然有个别城市不错,但是中国也有个别城市做得很好,所以不要百分之一,胡乱揣测)。而欧美真的不会内涝吗?恰恰大脸的是,就在前几个月前,传说中的下水道王国德国部分地区降下大暴雨,导致了内涝,于是当地采用了一种挡板,结果以失败告终。无同有偶,后来我在意大利等欧洲国家,也先后看见了雨后的积水,这让我很惶恐,因为坚信了多年的欧洲的百年基业,都成了炮灰。

  而必须注意到的是,欧洲还是相对于中国比较少出现内涝的,我知道有人会以此来宣扬,所以不得不提一提气候问题,欧洲主要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地中海气候以及大陆性气候,降水量都远不及中国的季风气候,换一句话说就是:“中国的瓢泼大雨,岂能是欧洲人能够想象的”。

  视线在回到美国,哈维飓风之后,再现了当年卡特琳娜飓风的“惨状”——内涝成海,这已经不是和欧洲一脉相承的美国第一次出现如此情况了。当然,小编不是说“可爱的美国”太落后,而是想说——西方神话不存在,雨够大了,到哪都是一片海。

  当然,不是说咱们不用改了,咱们中国人要做得更好,以后让世界来“朝拜”。

  5-一分价钱一分的货,房屋质量没有保障

  “你知道吗,国外房子可便宜了”。我曾被这样的动人描素感动得不知所措。可事实呢?告知你出来,媒体你出来,牧羊犬你出来,我会把你们的嘴缝上哦!

  在美国的飓风中,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人的便宜的屋舍,被吹得漫天飞舞,这印证了一句话:一分价钱一分货。当然会有牧羊犬反驳我,说:“那人家市中心的高楼大厦都没什么事情啊”。那么,亲爱的,你以为美国普通人也住得起那样的房子吗?如果有意见,您可以在纽约市区租一间房子,再来下定论也不迟。

  视线回到欧洲,在我所在的地区,其经济和社会发展都在欧洲相对先进了,大约一百多万人民币就能在这里买到一套房子,而且还是市中心,附近商铺云集,地段特别好。你是否已经眼红了?可现实是:没有地铁,公交车很少,几乎没有出租车,交通极其不方便,网络不好,物价又高······自然,还会有人提议说:那米兰,罗马这些一线城市就好了啊!那么,古老的房子和你姥姥家有的一比,治安还比不上东南亚城市,地铁老旧(新的还多半产自中国),基础设施相当于中国九十年代,人口相当于中国三线城市,你觉得多少价位合适?作者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不喜欢某些人天天舔西方的脚气。

  当然,这个小编有脾气,所以你若不信,自己来看看便是了。

  相关链接:《为什么欧美人没有中国人团结》

  我来到欧洲之后,感受最深的,就是在“国家”这个文化实体上的观念冲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身边的欧洲人都很难理解为什么被他们政府和媒体一再抹黑的“中国”会迅速崛起,而令他们更为不解的是:为什么中国人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会远高于西方国家?

  与此同时,我也一度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他们毫不在意自己的国家面临的危机?为什么他们什么事情都只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为什么他们总是跟政府作对?诸如此类的问题,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里。如今,在与欧美人较多的交流之后,我将这些问题总结为:西方人没有“国家文化”的认同感与向心力,西方人的国家观念是建立在“权利”上的,而中国人的国家观念是“文化”层面上的。

  正文

  1:没有文化认同感,从未有过大一统

  我清楚地记得,在一节关于国家文化的话题课上,当我们提及意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岛的风光以及南方人的方言与北部差异甚大等问题的时候,我们的教授Ely当时就很激动地敲了敲桌子,对我们几个外国学生说:“孩子们,你们注意,西西里岛和南方不是意大利,他们也不是意大利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我们回到:“老师,是一个国家呀,难道不是吗?”这时候,教授则有些急促,说:“为什么你们会认为他们是意大利人呢,不,他们不是意大利人,他们说的话和我们很多不一样,所以你们为什么会认为他们是意大利人?”

  最初的时候,我只认为这是这位教授的个人观点,但后来,在多次和身边的白人朋友提及相关问题的时候,大多数人或多或少地表达了类似的想法,更有一些年轻人表示:为什么我们要花那么多钱养南方那一群矮穷鬼?

  后来,我发现这样的思维和他们固有的历史问题和文化认同感的缺失有极大的关系:

  首先,与亚洲中东部受中国文化影响地区截然不同的是,西方人的思想观念里没有很强烈民族的融合感,也就是不同民族之间的认同感是非常低的,他们不会因为两个民族有共同的文化符号而携手,民族和民族之间,更多的是“本民族至高无上”的优越感,甚至会有“其他民族都是比较低劣”的妄论,所以欧美人的排外性质特别强,这也使得西方世界,很难形成像中国那样多民族的、统一的、稳定的世界大国。

  其次,是自然与历史的原因。我们都知道,因为秦始皇统一了六国,而开启了中国“大一统”历史——文字相同、计量相同、法律相同、价值观相同等等,在数千年的历史积淀中,形成了“文化认同”的国家与民族观念,这样的“中国式一统”,在西方是从未有过的,而不论是儒家学说,还是道家、法家,自古以来的中国式“治国学说”,都是“大一统”。和中国截然不同的是,由于欧洲的地形中间高、四周低,河流向四个方向分流,地缘上更为“割据”,所以很难实现“统一”,以至于如今还是“一个国家一种语言”,文字的不同和语言的障碍,以及对外族的过渡排斥,都导致了欧美国家的“文化认同感”极低,所以在他们的观念里,“国家”就是同一个民族的“共同利益构成”的“小众群体”,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总是说“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为什么中国人总是抱团在一起。

  2:淡薄的家国情怀,国家是获利对象

  最让欧美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应该是中国人的“家国情怀”。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人总要想方设法回家,只是简单的认为是“中国人容易想家”,而意识不到中国人对“根”的信仰。他们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人总是把“国家”挂在嘴边,甚至说”有国才有家“。所以很多欧美都比较想不明白的一点是:每次中国有什么大事,总是万众一心,有什么灾难,总有很多人自愿加入救援;这一点,我问过几个欧洲人,他们的理解是:“做志愿者,做慈善,中国人很热心,很团结”。当然,他们说的没错,但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我告诉他们:“这就是中国文化,一个延绵了几千年的国家文化,也是中国毅立几千年不倒的根本原因”。我想,不用我说,每一个读到这里的中国人,都知道这个文化叫什么——家国情怀。

  而与中国人不同的是,在大多数的欧美人心中,国家只是自己的利益赋予对象,换另一句话说就是:哪里的环境和利益更为诱人,他们就愿意做哪里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欧洲像荷兰这样的“弹丸小国”的每年移民迁出人口基数,会比中国等亚洲人口大国还要高出很多的重要因素。而在欧美的许多地区,都存在着很大一部分人“双国籍”的现象,我就有一个朋友,他既是德国人,又是意大利人,我问他:“你更认同自己是哪国人?”他的回答是:“德国人吧,德国给我的待遇更高一些,以后也会选择在德国定居”。

  在我的长期的接触后,我可以肯定地说:西方人没有像中国人那样对土地、对国家的强烈信仰,中国人对“国家”的认同是数千年的“文化认同”,而西方人对“国家”的认同更多的是“权利”认同。

  3:过于强调个人利益,集体与责任意识薄弱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数以亿计的中国人都抱在一起,大家都认为“帮助同胞”是自己应该的,而捐款也是大家大范围自觉组织的,用前辈的一句话说就是:“如果我有难了,我的同胞也会拉我一把”。而我的老师则告诉我:“国家有难了,每个人都有义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以前,我以为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但当我在欧美亲历之后,我才发现,这些只是“中国文化”才有的突出表现。

  2016年的时候,在我所在国家的一个城市地震了,地震的破坏相当严重,死亡超过三百人。我用中国的思维方式去预判了他们的后续救援:会有很多人组织捐款,会有大量的政府救援队和民间救援队赶去救援。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他们除了新闻播报外,并没有什么轩然大波,国家的救援队也是拖拖拉拉到达的。我几次和身边的白人提及,他们都简单带过了这个话题,直到有一天,一个白人跟我说:“救援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政府去做吗?灾民也会有政府管的”。但是后来,政府的救援迟迟不到位,无形中又放大了灾情,更不堪的是,他们只一味地抱怨”政府只会收钱,干啥都不利索“,而没有切身参与到救援中。当然,也有很多志愿者前往,但鼓动他们投身救援的,是“人道主义”与“宗教的善念”,而不是”我们都是一家人“与“我愿意为国家付出一切”的观念。

  与此相同的,还有多年前美国的”卡特里娜飓风“灾难,大量的伤亡与可怕的灾情面前,大多数民众只在抱怨政府的不作为,很多人都在追求”自我的利益最大化“,或者是保持着“我凭什么要对此负责”的心态,从而大大加剧了灾情的严重性。

  我们降低一个层面来看,从社会的普遍现象来说。我们以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这些欧美发达国家为例,即便他们的国家极度萧条,经济面临崩盘的威胁,但他们也要先考虑“自我利益”,而不管国家的死活。法国人2016年罢工了70多天,而意大利和西班牙也不例外,尽管国家穷酸潦倒,负债累累,他们也要任性地“罢工”以要挟政府提供更多的“福利”与“津贴”。所以你总能很寻常地在欧美发达国家碰到以下情况:

  1:到了银行门口,发现他们罢工不干了,你的手续做了一半还要等几天了;

  2:到了学校被通知:“铁路罢工了,你们老师没回来,今天放假不上课”。

  3:去邮局寄包裹,结果,邮局的大门紧闭,连通知都不挂的。

  ······

  诸如此类的罢工事件,在欧洲是寻常的。而我所在的地区,则接到了大学罢工的通知,作为学生的我们被告知:“9月开学季教授大罢工,你们好自为之”。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要考试、要上课、要注册,这些难道都不是事吗?别急,他们会告诉你:“等老子工资涨了再说!”

  由于过度强调“个人利益”,导致了大量的欧美民众,没有维护集体利益与国家利益的意识,即便有也比较的薄弱。他们不会因为“国家正在困难期”而更努力,他们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更“潇洒”,所以即便国家走到进退两难的地步,他们也要添油加醋,火上浇油,为的只是“我要过得更好”,而别人和以后怎么样,队他们来说都无关紧要。

  用一句话总结来说就是:欧美人注重的是自我权利,而漠视了社会义务,所以他们很“任性”。

  4:政府和民众的关系尴尬,没有形成文化向心力

  西方人和政府的关系,与中国人是很不一样的。简单的说就是,在西方人看来,政府就相当于他们花钱买的一个商业服务,只为服务自我利益而存在,所以西方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交易,这不足以成为“高雅文化”。而中国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则是建立在“文化”基础上的,简单说就是:中国的政府是整个国家文化的具象表现,代表着国家的文化与最大利益,也是这个国家的象征之一。这是非常重要的差别,因为这样的“文化现象”的差异,所导致的结果是:中国的政府更有号召力,中国老百姓更拥护自己的政府。

  上升一个层面剖析,我们可以从中国政府和欧美政府的办事效率中看出这样的问题:有过海外生活经历的人,应该知道,绝大多数的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办事效率都远低于中国,这样的效率差值在几倍,甚至高达十几倍。举一个例子,一条街的人行道翻修,在中国一个星期就能解决,而在欧美,可能长达数个月时间。这是因为,在欧美的政府与民众的特殊关系下,政府和民众是对立的,政府工作人员要追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民众也要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说白了,这就是“权利”的相互交易,而不是国家的“文化”凝聚。

  我记得早前看到过一个英国教授的演讲:“中国人只是将世界第一的位置让出了几百年而已,而我们以往长期错误地解读了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我们总在批判他们,这是因为我们不理解他们的文化。而如今,迅速崛起走向复兴的中国,不得不让我们深思,当一个国家、政府以及群众被一种文化牵连在一起之后,这样的力量,足以推动中国重返世界第一,毕竟在过去几千年的时间里,他们都做得相当的好”。

  其实,不管是这位英国教授的演讲,还是以上的理据与实例,无非是在说一个“国家向心力”与“文化向心力”的问题。毋庸置疑的是,正是因为拥有这样的“向心力”,才促使中国迅速崛起,走向复兴,也正是因为缺少这样的“向心力”,才使得欧美国家逐步走向衰弱。

  后记:

  屹立了数千年的古国,延绵至今必定有其内在的大气,欧美人说中国是“崛起的新兴国家”这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忽视了一点:中国当世界老大的时候,他们的国家还不存在。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开玩笑,中国,也从来不是那种说说就算了的国家。而欧美的未来如何,只看他们的造化了。

  作者留言:

  尽言他乡百般好,爱你只会是故乡——别的国家再好,也不会爱你,更何况,你的中国,不比别人差啊!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1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