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留学生:为什么西方走向衰落?这才是他们真实的样子!
日期:2017-9-12 17:28:31 来源:每日头条

  1.西方的伪言论自由导致“走向衰弱”

  首先,是媒体层面的言论自由。诚如国内公知和慕洋犬口中的“西方盛世”一样,在欧美,连媒体都是不受政府管制的,绝大多数媒体可以公然和政府唱反调,报道和抨击任何社会现象,乍一看这是有点令人羡慕,但细思极恐,因为当媒体不受束缚的时候,媒体就会变成阻碍社会进步的一个屏障。我们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绝大多数的欧美媒体都对中国带有偏见,于是在对中国的报道中,多以抹黑中国为主,和我们在国内能看见西方社会“黑白”两面所不同的是,西方人在他们没有底线的媒体的带领下,依旧认为中国和印度是一个模样,甚至有不少人认为中国人是绑着清朝辫子的。在西方媒体的无底线抹黑下,“全世界只有欧美才完美”的思想在西方地区根深蒂固,绝大多数欧美民众意识不到自己的科技、基建、治安、经济等正在逐渐和时代脱轨,他们看不见中国的变化,也看不见其他新兴的现代化国家的超越——这全都得益于他们自娱自乐的媒体。

  此外,西方媒体的胡言乱语和自娱自乐还体现在对本土的报道上。由于基本上不受言论的管控,媒体有极大的“脑补权”,也就是说,媒体完全可以自己开心捏造一个事件或者扭曲新闻事实,而这样做无非是利益问题,一来欧美媒体为了博取社会眼球以赚取利益,二来则是因为有利益集团的势力参与。在我长期的生活中,除了见证到欧美媒体报道的“像印度一样的中国”外,还见证了西班牙的“辱华节目的风光”,甚至是一些毫无底线的政治洗脑节目,也是被允许存在的。也就是说,在西方,媒体是可以作为社会负能量的载体来影响社会的,所以西方民众对社会的负能量也是很高的,社会看似统一,其实充满了各种尖端的矛盾,以至于政府都无能为力——这一切,也均有西方媒体的功劳。

  为了方便理解,我们可以来看看台湾。台湾的媒体路线就是照着西方的模式走的,于是,台湾的媒体被民进党和国民党分为两派。我曾在民进党影响的台湾媒体的节目中,看到这样的内容:“你们可知道,现在大陆有多恐怖啊!我亲眼看见大陆人拿柴油炸油条然后卖给别人吃,大陆人都不能随便出国的,他们出国都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调查,就跟朝鲜一样的。还有哦,大陆的城市真的是又脏又破,不要说茶叶蛋吃不起了,普通人连买杯水的钱都掏不出来,这样的社会,怎么能和台湾比?”已然习惯台湾和西方媒体的娱乐形式的我,是很平静地看完这样的电视节目的,这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在欧洲接待刚从台湾出来的台湾年轻人的时候,最初他们总是死活认为我说的大陆是我自己好于面子而捏造出来的。而台湾媒体的这样“放荡不羁”,其结果就是政党和媒体联合,互相掐架,彼此抹黑,最终伤害的,也无非是被蒙在鼓里的台湾民众。(这也就是为什么至今还有很多台湾人以为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没有冰箱和空调的主要原因)。

  其次,西方的伪言论自由还体现在民众的无底线言论上。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由于西方民众以“小民心态”过度解读了言论自由本质。通俗地说就是:西方民众的造谣能力很强,传播负能量的能力也是超强的。

  举个例子,如果有一个人被警察枪杀了,但前提是他袭警,事件很快就进入了司法程序。但由于西方民众的言论权力极度泛滥,社会上就会出现各种贴着“言论自由”的目的性言论,蓄意挑起社会矛盾甚至是引发社会暴乱。这就好比近期在意大利发生的大罢工一样。9月是意大利的开学季,但是意大利的数千大学教授却闹起了大罢工,这直接导致了很多学生的考试、入学、正常的学习受到了影响。令人很不能理解的是,这些教授不但工作轻松,工资也是很高的。后来,在详细查阅了相关资料后我才发现,其实一开始大多数教授是没有异议的,是因为一个都灵理工大学的教授四处发言“教授福利问题”,并且向全社会召集罢工,才最终导致了意大利教育系统的大罢工,而罢工事件也早已让意大利学生和家长无比恼火,我身边的意大利人则直接表示:“这一群自私的蠢货,已经有那么好的待遇了,还要闹”。而像大学教授罢工这样的事情,例如铁路、公交、警察局等各行各业的罢工,也均有“小民思维的言论”为领导,在不管不顾国家濒临破产和混乱的情况下,依旧用自己的言论来鼓动和攻击社会,而这一切的目的,却只是为了“让自己在付出更少的同时,还能获得更多的好处”。当然,这样的的恶性循环的结果,如今也逐渐展现在我们的眼前,那就是一步步走向衰弱的西方,正在自我挣扎。

  再者,是西方不被管控的言论成为了社会毒瘤和恐怖主义的传播利器。由于西方媒体对于网络信息几乎不加以筛选,色情文化、暴力文化、恐怖文化等都能相对简单地在Facebook和推特等媒体上传播。而利用Facebook等媒介的便捷性,恐怖组织可以通过网络来腐蚀欧美。这也就是为什么,如今在欧洲,恐怖主义已经不再是“外来”的,而逐步转向“自产”——这“得益于”全方位开放的互联网。

  以我长期的切身感受来说,除了暴乱言论、反道德言论等极端言论外,中国的言论自由和西方没有什么大的差别。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问一句:你要一个毫无底线的自由社会,还是想要一个安宁稳定的社会?

  2.固执的伪民主思想导致“社会低能”

  在《没落的西方(3):安全的缺失》中,我们提到过西方社会是没有足够的摄像头和安检系统的,这其实也得益于欧美的泛滥民主。

  其实在早些年,欧美政府也是极力推广这些安全措施的,甚至有些地区已经开始投入了像中国一样缜密的安检系统。但是好景不长,很快便“倒”在了民主的招牌下。大量的欧美民众认为这样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是对基本人权的侮辱,于是他们利用自己的民主权力,力压政府,最后导致了相关法案无法通过,于是乎,就有了今日混乱不堪的欧洲。(除了大型公共场所,都是不允许有摄像头的,而火车、汽车等公共交通,是不允许/没有安检的)

  固执的伪民主思维大大地导致了欧美社会的“低能”,在面对新事物的时候,政府无法主导社会的发展,而民众的“小民思维”又不能统一并且正确引导社会进步,于是在新兴市场、新型经济的时代里,欧美开始逐渐落伍。我们以网络支付为例,一直宣称走在世界前头的欧美,至今都没有推广开这样的新时代服务。其实,欧美早就有类似于支付宝一样的支付业务了,我们使用之后,整体感觉在支付程序上做得比支付宝还要好,但是至于“为什么没有推广开”,一直让人疑惑。直到后来,我才从欧洲人口中得知:“这东西不安全,所以我们不支持并且反对使用,它就不能被推广”。于是乎,当中国迈向“无现金便捷国度”的时候,欧美却连POS机都还没全面普及(在欧洲,很多商店还只能使用现金)。

  此外,对于社会的建设,欧美也在逐步走下坡路,这里面的缘由,也是可以看得见的。说句切实的话:不是每个人都有远见,也不是每个人都是高瞻远瞩的人才,普通民众看见的往往只是眼前和自己的利益。(这里不是说民众不是历史缔造者,必须承认人民群众是历史进步的根基,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引领社会发展的)

  3.全民选举表面神圣内在“糟粕不堪”

  【我在欧洲,先后见证了当地多次的民主选举。我问我身边的白人,你凭什么投下这神圣的一票,他们的回答是:“因为他说他会解决我们的问题,给我好处”,更为令我吃惊的是,有些人的回答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我想,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这有点儿戏,但这样的“民主”游戏,在欧美总在反复上演。也就是说,与中国领导人经过数十年的历练,层层选拔才能领导社会的制度所不同的是,在欧美,一个领导人的诞生可以是靠一张巧嘴的忽悠,一张俊俏的脸,或者是巨大的财富与利益。但是,嘴巴会吹不代表会做事,长得好看不代表做事漂亮,家财万贯不代表会经营社会。所以说,欧美的政府或地区负责人,“治理”能力上有着极大的缺陷,简单地说就是:他们可能在玩游戏。因此,我们也可想而知,当这样的社会反生动荡或者面对灾难的时候,因为其领导人的管理能力、应变能力的不到位,所导致的“人为灾难”是多么的严重。所以,像本次飓风在美国登陆后,官员的救灾不力与不作为成为了民众抨击的槽点,但我想说:自己挖的坑,还是要自己填。】

  上面这段话,是我在《从社会救援调度揭露欧美“真面目”》这篇文章的部分解读。而除了“选举”的随意性质外,我们今天还将看到的,是欧美选举的利益勾结。

  首先,我们都知道,在西方民主的的环境背景下,一个领导人若要参选国家元首,那他必定要有雄厚的资金支持,这里面不仅仅包括美国,欧洲的很多民主国家也一样。也就是说,要想成为国家领导人,你就必须有雄厚的资金支持。那么问题来了,资金从何而来?答案很简单——背后的财团。对于西方的资本家来说,国家领导人无疑是自己人生事业上的一枚棋子,于是很多人会选择在竞选期间给竞选领导人“接济”,这样做的目的可想而知——有来有往嘛!(为了不引起主观误会,此处不做深入解读,我只讲自己能确定的事情,所以幕后的,大家自行推测)

  其次,是领导人和选民之间的关系。我们知道,在以往欧洲最强大的时候,欧洲政府都是有极大的话语权和领导权的,但我们反观当下,由于受限于“伪民主”的泥潭,导致了欧洲政府必须“讨好”民众,领导人也要想方设法满足普通民众,而为了自己的执政地位和选票,政府和领导人都会主动选择“民众怎么说就怎么做”,尽管也会加以约束,但这种约束力量已经名存实亡。这样的结局是可悲的——一个国家元首明知道民众的某些观点不对,甚至是不利于国家的发展,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利益和政治生涯,多半还是选择了满足“小民思维”的诉求。

  最典型的是英国,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世界大国,由于长期受限于民众对社会福利的要求以及过度“讨好”与“满足”选民的“小民思维”,导致了英国最终走向了衰弱——军事上要依靠美国,经济上要抱紧中国,成为了“多边倒”的一个昔日大国。

  上期内容链接

  1.西方的民主带有强烈的“自私主义”

  曾经,有无数人羡慕所谓的西方的“维权游行”,认为西方人的罢工、游行都是民主的至高表现。但这些人没有看到——罢工和游行背后的虚伪一面。

  在西方,由于过度强调以“自我权益”为核心的民主精神,导致了整个社会都走向了“自私主义”。简单地说就是,他们往往在涉及自我利益的时候,不考虑国家、社会、旁人的得失,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他们认为不工作是自己权利、工作中喝咖啡吃零食也是自己的权利,并美名其为“民主关怀”。简单地说就是:西方人把所谓的民主和人权都凌驾在了“尊重他人”的基本底线上。在他们的意识形态里,所谓的民主就是:我是全世界最宝贵的,上帝和法律给了我至高无上的民主权力,老子爱干嘛是我的权力。而在他们所谓的伪“天赋人权”的思想环境下,他们则认为全世界都应该向美国和欧洲学习,这就有了西方不断攻击其他国家民主和人权问题的所在了。

  我们学校13届的学长是这样形容13年的欧洲:我当时刚来,想坐大巴没有大巴,想买东西超市关门,连去大学报到办公室里都没有人,他们都在闹罢工。我刚来的一个月,这边就全国性地罢工了将近半个月,就算到了今天,他们也是这样,一点也没有考虑到对别人的影响,整个社会跟瘫痪了一样。

  无同有偶,在我一年多的欧美生活中,我同样见证了西方人各种自私主义的“民主”:铁路罢工、城市公交罢工、邮局罢工、机场罢工,各行各业的罢工潮流在欧美此起彼伏,他们不会考虑罢工对他人的影响,更不会考虑自己的行为是给摇摇欲坠的国家“雪上加霜”。还记得当初,由于铁路罢工,导致了我们教授无法赶来给我们上课,于是我们凭空多了一天的“假期”,而比铁路罢工更为可气的是,连警察局都罢工了,这直接导致了无数的社会事务的积压,绝大多数的西方人,都使用这一泛滥没有约束的权力来谋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起初的时候,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罢工,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的思维是:你们的国家几乎濒临奔溃了,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闹?难道不是人人都捏把汗,大家一起把国家建设更好吗?这样的疑虑在我心中徘徊了很久,终于在一次交流中,一个欧洲人告诉我:“虽然大家知道这样做会影响别人,但上帝和法律赋予了我们这样做的权力,尽管这样做会影响很多人,但人都是要为自己考虑的”。后来,我惊奇地发现,他们之所以游行和罢工,多半是为了——少工作,多福利。也就是说,西方人将所谓的民主,运用到了追求“更少的付出,更多的索取”的伟大志向上,这无疑是人性的自私表现。

  而在我所在的城市,有一所世界级的西方著名院校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天,所有在校的欧洲人都在学校门前聚集,将杂物堆积堵塞交通,一度还出现了打砸的情况。在他们看来,他们是在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力。后来警察出现,游行人员和警察起了极大的冲突。最初的时候,我们还用“天大的事”的态度来看待这次的游行冲突,料想着能引发这么大的矛盾的,肯定是有天大的“秘密”。可是,结果出来后却让我们“大跌眼镜”,或者说是“难以理解”——大规模抗议游行的原因,居然是“学校外包食堂的饭菜价格上涨了一欧元”,这可是世界名校的师生,发起的伟大的“西方式民主抗议”。(这里必须说明的是,饭菜上涨一欧元,就相当于中国人在国内大学宿舍多吃了一元的菜)

  我们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来理解西方人的“自我主义”的民主:每个人都在维护自己的权利,但社会各个群体和各个组织之间必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矛盾与利益冲突,这就导致了“人人为己”的民主背景下,各群体之间互不相让、互相拖累的现象出现。做一个简单的类比,如果这样的思想出现在中国,我们假设城市公交票价上涨了一元人民币,那么在这样“民主思想”的鼓动下,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市民集体聚集罢工,堵塞交通以示抗议,要求”最好提供公交车免费的福利“,从而逼迫政府和公交公司协商,公交公司降低了票价,但考虑到公司的存活问题公司最终取消了员工的加薪计划。按理说,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在西方人“民主权益”思维的支配下,公司员工则大罢工,要求政府、公司必须提供更高的薪资和更好的待遇,然后交通系统瘫痪了,民众没车坐,政府也左右为难。(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真实写照。)

  而我们还必须看到的是,这样的民主是“伪民主”,任何没有约束的事物,最终都会事极而反的。普通民众的过度解读民主和滥用不切实际的伪民主,其最终的结局是社会的混乱与消沉。简单地说就是:民众只会在意自己的小得小失,不会指引江山。(说句不好听的话,只有不思进取的人才会喜欢这样的社会氛围)

  当然,返回到另外一个层面来说,西方人的各种游行和罢工的源头不是因为民主,而是因为“契约式”的社会制度,导致了他们的政府的不作为。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如果西方政府真的如传言中的那样尊重民主权益,那么这些民众至于挑事吗?所以,有时候谎言是不攻自破的。

  2.西方的民主带有较大的“盲目性质”

  西方人不理解中国人为什么“家国一体”,就像我始终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把国家看得那么“云淡风轻”。在早前的文章中我提到了,我的两个意大利籍教授都表示意大利南部不是意大利,而是别的地区概念,这是因为西方人的国家概念是建立在他们所谓的“民主思维”上的。他们认为,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跨过民众的意愿来诠释一个国家。简单地说就是,在他们看来,如果当地人认为自己是一个国家,那么这个地区就相当于一个国家,也应该要被尊重和认可(即便是少数人)。因此,你会发现有一些身体力行的西方人,会自己画国旗、画边界,然后对外宣称“某某国”成立了,他们认为这是民主(没毛病啊哈哈哈)。

  也因此,在他们看来,“中国人的不可分割精神”是一种“绑架”,是不民主的(原始部落的也是这样的思想)。

  有一个很讽刺的例子是,2008年的时候,藏独势力在海外蔓延,于是法国人以他们一贯高尚的“西方民主”思维来评定中国,他们认为中国“不人道”、“太霸道”、“太不民主”,我们的中国留学生表示“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结果却被学校的教授赶出了教室,一些法国学校更是直接拒绝中国人上课。那么问题来了——学生上课不是人的权利吗?一个民主和尊重他人的“高尚社会”,会这样做吗?更可笑的事,在后来的争论中,中国留学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你知道西藏在哪里吗?居然没有一个法国人能回答出这样的问题。也就是说,即便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也要信奉自己的“伪人权”和“伪民主”。在他们看来,全世界都要按照他们的价值观走。

  强权的思维和盲目的西方民众,一直以这样的心态来俯视世界,尽管他们已经走向衰弱,但他们仍然坚信在他们的“民主”氛围下,才是全世界最幸福最可爱的地方。

  如今,我已经选择不再告诉他们中国的样子,因为我怕当我告诉他们:中国有12345投诉热线,中国有事情可以找到负责人,中国人投诉会有人回复等等这些真相之后,他们会因为怀疑人生。我记得曾有欧洲人这样跟我说:“你们中国人不自由,不民主”,我很镇定地回答他:“中国只有在战争年代才像欧洲这么乱,在”政府不作为而民主泛滥“和”政府负责而约束民主泛滥“之间,我选择负责的政府,我可不想天天为了点破事上街游行示威”。

  (完)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1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