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第一张世界地图:出自中国
日期:2018-7-2 15:2:57

  生民无疆 2018-05-19 17:55:50

  欧洲人完成第一次环球航行,是1522年。1522年之前,欧洲能够产生世界地图吗?当然不会!即便是十年后的1532年,欧洲也不可能产生世界地图,因为,小国寡民的西班牙葡萄牙,十年时间不可能完成世界地图的测绘。

  事实上,西方人早就知道:第一幅世界地图、地图学源于中国。那些宣称世界地图、地图学源于西方的西方学者,他们深知自己在胡说八道。

  我列举一个事实吧。

  1511年,葡萄牙官方海盗头子亚伯奎攻占马六甲时,便获得了一幅世界地图,而且是海图。亚伯奎写信向国王唐·曼努埃尔报告(1512年4月1日):“……这是一小片海图,它是爪哇水手所拥有的大的完整的海图中的一部分。(该图)包括好望角、葡萄牙、巴西陆地、红海、波斯海和香料群岛。中国人和高丽人的航海,使用罗盘确定方位,指导行船路线……。尊敬的陛下,这对我来说是前所未遇的最好的一件事,您一定是很高兴的见到它。……我送这个图片给您,……陛下能够知道中国人和高丽人在哪里和他们的航船到达香料群岛的路线。……这是非常精确和可靠的事,因为这是他们来来往往的真正的航海……。”

  这封信,说得很清楚:葡萄牙人首次见到了世界航海图,知道了导航罗盘。

  这封信,是西方常识性的、西方学者广泛引用的一个史料;在许多翻译成中文的著作中也一再出现。引用这一史料的西方学者一致认为,这幅世界地图的主人是中国。

  这封信,与欧洲人的首次航球航行有无关联?大家自行判断。1519年9月,在葡萄牙国王派出5艘船、270人组成的麦哲伦船队奔赴美洲(平均每船54人);1522年9月,仅剩18人(死亡率超过93%;另有4名印第安人)的船队回到欧洲,完成欧洲历史上首次环球航行。

  我再举一个例子。

  天启三年(1623年),意大利传教士艾儒略,综合西班牙传教士庞迪我、意大利传教士熊三拔的成果,补充了西方当时最新的地理知识,写了一本向中国人介绍世界地理知识的书《职方外纪》。

  这几位到底有多么博学呢?

  该书谈到法国时,以三分之一的篇幅,讲述了法国国王有手摸治病的神功:“是国之王,天主特赐宠异。自古迄今之主,皆赐一神,能以手抚人疠疮,应手而愈。至今其王……抚百人百人愈,抚千人千人愈,其神异如此。”

  意大利当然是处处神奇,有能治疗不孕不育奶水不足的神泉:“温泉,女子或浴或饮,不生育者,育;能育者,多乳。”有生生不息、永远挖不完的神矿:“所产铁矿,掘尽,逾二十五年复生。……”

  希腊则有能令羊毛变色的神河:“有河水,一名亚施亚,白羊饮之,即变黑;一名亚马诺,黑羊饮之,即变白。”

  关于欧洲,尚且如此,涉及欧亚大陆腹地时,那就彻底地胡言乱语了:“中国之北,迤西一带,直抵欧逻巴东界,俱名韃而靼。其地,江河絶少,平土多沙,大半皆山,大者曰意貎,中分亚细亚之南北,其北皆韃而靼种也。气候极寒,冬月无雨,入夏微零,仅湿土而已。人性好勇,以病殁為辱。人罕得遍历其地,亦无文字相通。故未悉其详。……有人身羊足……有长人善跃,一跃三丈,履水如行陆者;有人死不葬,以铁索掛尸於树者;有父母将老,即杀食之,以為念亲之恩,必葬於腹而不忍委之邱陇者。此皆韃而靼东北诸种也。迤西旧有女国,曰亚玛作搦,……国俗,惟春月容男子一至其地,生子男輒杀之。……至大刚国,惟屑树皮為饼如钱,印王号其上以当币。其俗,国主死后舆棺往葬,道逢人輒杀之,谬谓死者可事其主也。尝有一王,会葬,杀人以万计者。此皆韃而靼西北诸种也”。

  此时,欧洲人从未涉足过西伯利亚,说出“江河絶少”、“人身羊足”、“一跃三丈”之类胡言乱语,完全可以理解。

  既然如此,欧洲人如何能绘制世界地图,包括西伯利亚、北极圈的地图呢?

  奇怪的是,国内领取公帑的学者似乎视而不见;奇怪的是,体制内学者似乎充耳不闻。

  至今,国内正式读物上,关于明代世界地图《坤輿万国全图》,依然宣称:是比艾儒略、庞迪我、熊三拔等人稍早来到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绘制的(利玛窦1601年到中国,1610年在中国去世。无人解释:直到利玛窦去世,欧洲人尚未到过西伯利亚的大部分地区,他们是如何绘制出西伯利亚、北冰洋等地图的?)。

  倒是一批自费“民科”的研究成果斐然。

  比如,香港学者李兆良先生,结合在美洲大陆出土的文物,经过深入考证,得出结论:现存的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幅世界地图《坤輿万国全图》,是郑和团队1430年完成绘制的。证据包括:

  (1)利玛窦序文透露的信息:“喜闻各方之风俗与其名胜,故非惟本国详载,又有天下列国通志,以至九重天、万国全图,无不备者。……乃取敝邑原图及通志诸书,重为考定。订其旧译之谬与其度数之失,兼增国名数百”。

  (2)至为荒唐的是:传教士利玛窦绘制的《坤輿万国全图》,连意大利的重要地名与利玛窦时代不符,而且,竟然没有罗马教廷!没有利玛窦的精神首都!

  (3)利玛窦在华期间,欧洲出版的世界地图的水平远低于《坤輿万国全图》,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

  (4)《坤輿万国全图》全图是中文标注,其内容与欧洲史、欧洲地图史、地理“大发现”史等西方公认说法有不能调协的冲突。

  (5)美洲大陆有大量的明朝遗存,包括充满浓郁明代气息的印第安人的旗帜、文化。

  如此等等。

  李兆良先生工作的结果是:专门宣传西方中心论的地图学发展史的西方权威的地图历史网站关闭了,因为现代地图学起源于西方、第一幅世界地图诞生于西方的神话彻底破产了。

  其实,在李兆良先生之前,英国学者加文·孟席斯用一系列证据论证了郑和发现美洲;中国学者发现印第安人的文化 与中国文化相同相通;还有中国学者研究认为宋朝人已经实现全球航行。如此等等。

  尽管如此,我国的学院派的许多专业学者,只是坚持:洋人发现了全世界。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1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