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军情 观察评论 军事技术 各国军队 文献资料 军事地理 军事文学 中华文明 军事机构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国际军情 史海钩沉 战略战术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军事专题 名人传记 世界文明 网友视点 给我留言

讲述‖那年俺村打死一个日本鬼子
日期:2018-7-9 10:59:34

  景德镇南河公安 2018-07-09 00:11

  编者按

  200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年,2005年小满前,张迟有度在家等待招警考试政审结果期间,张迟有度驻马店日报实习时的老师张士君先生,邀我去河南省遂平县石寨铺乡何庄村他的老家采访三位老人,这三位老人讲述了1943年小满(1943年5月22日)那天何庄村村民在村北蛤蟆洼庄稼地里打死了一个“老日”(豫南人对日本侵略者的俗称)的真实故事。今天是“七七事变”81周年纪念日,张迟有度将当年和张士君老师的采访手记进行了整理,以飨网友们!

  战友们,莫忘国耻!

  1943年小满那天打死老日的事,让遂平县石寨铺乡何庄人激动、自豪了70多年。

  小时候,每年一到小满前后的那几天,就常听庄儿上的人说起小满打老日的事儿——民国32年小满那天,庄儿后二搭地蛤蟆洼,吴学礼的三亩油菜地里,庄儿上的几十号人把一个老日打死了。在村前小河边的弯腰柳树下,在村街的饭场上,在歇晌的打麦场边,那件事被当作何庄人爱国主义的的英雄壮举,一代一代地传了70多年。时至今日,庄上当年打老日的亲历者只剩下了几个人,整个过程的很多细节也被口传得衍生出了多个版本,但何庄人每每说起当年那个血色小满,仍然壮怀激烈,血脉偾张!

  2005小满前夕的五一节那天,笔者约了庄上亲历打老日事件的三位老人,对当年蛤蟆洼庄稼地里打老日的前后经过进行了认真梳理……..

  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叫何庄的村子▲

  被采访者档案·庄敬之

  庄敬知,女,被采访时86岁,河南省遂平县石寨铺乡何庄佃户韩德龙家的童养媳。1943年韩家是何庄财主吴学礼家的佃户,庄敬知当年24岁。

  被采访者档案·张耀东

  张耀东,男,被采访时76岁,祖籍河南省遂平县石寨铺乡张楼村贾庄。1943年在何庄财主吴学孔家当佃户,当年14岁。

  被采访者档案·刘改名

  刘改名,男,被采访时83岁,祖籍河南省西平县谭店乡老范庄。1943年在何庄财主吴中伦家扛长活(做饭、磨面,俗称“磨把儿”),当年21岁。

  ★ 庄敬之

  合该那天有事,那天一大早,庄上就出了一连串的怪事。先是老栓家的两头驴一头牛每隔一小会儿就一齐叫一阵子;再是根柱家的老黄狗顺着门前歪斜的老柳树爬到树杈上对天狂叫;老窝囊的媳妇儿得了神经病,几年都没犯病了,这天一大早却掂着一把老切刀,圆瞪着两眼满村街跑着喊:杀!杀!正在庄上的人围着老窝囊媳妇儿夺刀的时候,吴学礼家的大把儿刘圈儿(老家在遂平县城南下洼。长工中各路农活都较熟练、负责使唤牲口、相当于长工领班的俗称“大把儿”),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庄儿。

  那天天刚亮,刘圈儿到北蛤蟆洼看油菜该不该割,高梁该不该锄,他看见油菜地边的一溜儿青草像什么东西从上面爬过一样,没有了露水。刘圈儿循着那道爬过的印儿想看个究竟,顺着那道印儿刘圈儿来到了油菜地的中间。刘圈儿一抬头看见地中间头朝西脚朝东躺着一个人,这人穿着日本军服,左裤腿上洇着暗红的血迹——碰见老日了,刘圈儿心里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

  那老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动静,一转脸,他发现了站在自己两丈远之外的刘圈儿。那当儿他看刘圈儿的眼神让刘圈儿结结实实地记了一辈子。那眼神先是无助、祈求,刹那间那种凶狠、残暴就硬在了眼珠上。刘圈儿后来给人说,那眼神先是像过年杀羊时将要就刃的羊的眼神,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正在抵头的牛的眼神。

  生性怯弱的刘圈儿被那眼神逼退了,他转身兔子一样向庄上跑去。

  ★ 刘改名

  那老日在哪儿受的伤、咋会爬到蛤蟆洼哩?当时就有两种说法。那时候遂平、汝南都被日本人占了,遂平的维持会(日伪组织)往汝南维持会送子弹,一个老日带三个皇协军(汉奸武装)牵着三匹骡子,驮着子弹,夜里往汝南赶。当时从遂平城经石寨铺街到汝南城有一条斜大路,一种说法是这拨人五更鼓儿里走到石寨铺南门外时,被王松庄(现属遂平县石寨铺乡大张庄村)的王好学(一方强人,背景复杂)劫了,三个皇协军跑了,三匹驮子弹的骡子被牵走,一个老日跑到麦地里腿部中弹。那老日知道当时西边离此不远有日本的大部队向南开拔,就忍痛向西爬去;另一种说法是八里洋(现属遂平县车站镇)附近的徐毛(一方强人,背景复杂)在边庙(现属遂平县石寨铺乡大魏庄村)南地里打劫,两个皇协军被击毙后填到了井里,驮子弹的骡子被牵走,一个老日受伤后钻到麦地里得以逃脱。蛤蟆洼西距石寨铺八里路,西距卞庙三里多,按路程、五更鼓儿遭劫的时间和老日受伤后的体力估摸,老日在边庙与徐毛交火的可能性大些。

  何庄周边的村子▲

  ★ 庄敬之

  刘圈儿在人群中叙说发现老日的过程时,老窝囊媳妇儿突然就回过了神儿,像正常人一样恢复了常态。这时离家最近的老锛头已从家里的石磨上卸下了磨杠,他举起磨杠对着路旁边的老榆树用力一夯,人们哗地一声散了。转眼功夫,几十号壮劳力各自从家里拿出了爪钩、铁锨、铁叉、锄等聚在了刘圈儿身边。老锛头一举磨杠,庄上的男女老少相跟着操家伙的壮劳力,直奔北二大地蛤蟆洼。

  ★ 张耀东

  一杆人来到蛤蟆洼油菜地,人们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老日。那老日突然发现围上来这么多人,“嚯“地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老锛头高举磨杠在空中一抡,人们就一下子围成一个圆圈,一步一步地向老日逼近,那眼睛要瞪出血,那牙齿咬得咯咯响,操家伙的手都握出了汗……

  日本鬼子连畜生都不如啊!那时候,何庄西三华里的大刘庄火车站(驻马店火车站北第一个小车站)驻着五个日本路警。当时老蒋的飞机经常炸铁路,铁路一被炸坏,那几个老日就到附近几个庄上号大树,号着谁家的树,那家人就得把树伐掉,准时送到炸坏的铁路上作枕木,晚一步老日就要皮鞭打,放狼狗咬。那时庄前头的小河的水有一人多深,两岸的柳树长得都见了面。一到夏天,大刘庄火车站的几个老日就来这里洗澡,洗完澡他们把衣服捆成捆挑在枪上,扛着枪,排着队,喊着号子,赤条条地从村街里走过,哪儿女人多他们就往哪儿走。那些年庄上的姑娘和年轻媳妇们天天都得用锅烟子抹脸,稍鲜净点儿的衣服都不敢穿——鬼子离庄恁近,出来祸害人说来就来,不得不天天防着。民国三十年,大刘庄火车站的路警高仓,骑着高头大马出来祸害人,在庄东头堰口饮马时,正好碰见一个闺女跟娘一块儿走姥家。高仓三八大盖一横,逼着那闺女脱了衣服。高仓要行那事儿,四下打量没地方栓马,把马栓在脚脖子上就向那闺女扑过去。闺女她娘不敢阻拦,又不忍心眼睁睁看着闺女被鬼子糟蹋,就撑开手中的红油纸伞想挡一挡眼。不想那没驯熟的高丽马没见过那伞,红油纸伞猛地撑开,把那高丽马耀惊了,那马拉着高仓撂蹶子就跑。当时秋庄稼收了地还没犁,高丽马拉着高仓在茬子地狂奔,活活把那高仓给拖死了。等一棵树绊断了缰绳把高仓摔在一个沟沿儿上,高仓早被豆茬、芝麻茬挂得浑身上下血淋淋地,哪还有人形啊!人们都说,报应啊!老日干那没人性的事儿,连圆毛畜生都看不上眼了!

  在操着家伙一步一步向鬼子逼近的人群里,哪个人跟日本鬼子没有一本血泪帐啊!吴中德家十亩地的一个大麦垛叫鬼子一把火给点了;老日从满仓媳妇儿怀里夺下吃奶的孩子扔到地上,当着歇凉的人群,对满仓媳妇儿好一阵子揉搓;老栓家的牛正犁大秋地,鬼子挥起战刀生生从牛屁股上砍下一块肉烤吃了。可怜一头七八百斤重的老犍活活被疼死了,那时候一头牛可是一家佃户的大半个家业啊!

  包围圈越来越小,那老日坐在地上,困兽一样的双眼打圈儿踅看着一张张怒目圆睁的脸,然后就把双眼直直地朝向西方——当时,在西距何庄一华里的马庄西头的大路上,上万人的日本鬼子大部队正在向南开拔,初升的太阳照在三八大盖的刺刀上,明晃晃地耀眼。

  那老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队伍只管向南走,没有来救自己的意思,就嚯地一声站起来,俩眼珠刹那间变得血红血红的,他猛地拔出腰间的军刺,对着离自己最近的吴中道(何庄财主吴老八的少东家)用力刺去。猝不及防的吴中道将头一偏,左脸颊已被划出一道血口子……

  “打―――!”愤怒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发一声喊,爪钩、铁锨、铁叉、锄等一齐落在了老日身上…..

  ★ 刘改名

  人活几辈子也没见过那样打人哪!咱都是本本分分的庄稼人,平时杀个鸡子都要对天“愿意愿意”(豫南方言,祷告、祈祷的意思),这会儿打老日下手都恁重,实在是老日在咱这儿作的恶太多了。吴中德一门儿心思想着就是这个老日点了自己的十亩大麦垛;老栓一门心思想着就是这个人砍了自家的牛屁股;满仓一门儿心思想着就是这个老日揉搓了自己正在奶孩子的老婆。一个有血有肉人能有多大筋骨啊!不一会儿那老日就躺在地上不动了…….

  这时太阳已经有一竿子高了,一里之外的马庄西头,日本鬼子的大队人马、炮车坦克还在浩浩荡荡地向南开拔。人们清醒地意思到,如果鬼子大部队得信儿——就在离他们一里多的地方,中国老百姓,把一个日本兵活活打死了,那么何庄,甚至包括附近的姜庄、武楼的灭顶之灾也就是一转眼的工夫。人们来不及擦一把汗,忙不迭就地挖了一个深坑,要把老日就地埋了。入土之前,张全意示意大家住手,他走上前去,将老日的衣服剥下来团在一起。这时人们看见那老日的皮带上吊着一个小铜佛像。张全意悄悄把小佛像揣在衣兜里,拿着衣服顺着村前的河坡一直往东走,远远地把衣服埋在了老龙头河边的水下淤泥里,以防万一走露风声日本人掘尸以衣认人。

  那老日的尸体还没有掩埋好,早上还在发病的老窝囊的媳妇儿开始带头薅油菜。她这边儿一动手,男女老少都不约而同地开始薅油菜,上百号人谁也不作声,只管把油菜薅起抱到吴学礼的场里。油菜还没有薅完,就有人从家里牵来了牲口,扛来了犁子,开始犁那三亩油菜地。从发现老日到薅油菜到犁耙地,总共也不到两个时辰,这中间没有人指挥,没有人招呼,人们的手脚是那么麻利,搭档得是那么顺手,心劲是那么一致。一会儿功夫,十几副犁子就把三亩油菜地犁耙停当了。

  在春夏之交的田野里,在满眼的绿色中,犁耙停当的三亩油菜地裸露出很显眼的黑黄。看着那犁耙得平展展的垡子地,谁能想到,这平展展的垡子地里埋着一个老日呢!一个隔山隔海的日本国的年轻人,本该在老家种地做工,娶妻生子,孝敬爹娘,他咋就该千里百远地埋在中国乡下一个叫蛤蟆洼的地方呢!

  人群转眼间悄无声息的散了,地头还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一群黑老鸹在刚翻过的垡子地里觅食,渐渐地,它们循着隐隐约约的血腥味向埋鬼子的地方聚拢。小姑娘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那片黑压压的老鸹,弯腰拾起一块土坷垃向老鸹砸去。那群老鸹一齐发出“呱”的一声怪叫,向天空中四散飞去……

  这时候太阳升到了两竿子高,日本鬼子的大部队还在往南开拔,膏药旗高高地飘着,三八大盖上的刺刀一闪一闪地耀眼。

  ★ 张耀东

  打死老日后,何庄的风气很明显地变了。何庄虽然叫何庄,庄上没有一家姓何的。庄上只有四家同宗的吴姓财主,其他大都是从外庄,甚至外县,来此扛长活、当佃户的穷人。七家八户的杂巴姓儿,借东讨西、地边儿宅界地闹气斗殴的事儿也是常有的。自从打死那老日后,庄上的人明显地抱团儿了,七家八户家长里短的绊过嘴、红过脸、打过架、斗过殴的事一下子都化解了,全庄的杂巴姓儿就像突然都成了亲戚一样,庄上有婚丧嫁娶的事儿,全庄人一户不少地全都到齐。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土匪多如牛毛,由于何庄人抱团儿的名声越传越远,那些打家劫舍的小股土匪、深夜入室的蟊贼们都绕着何庄走,以至于后来那些躲土匪的、躲壮丁的都汇集到了何庄扛长活,当佃户。

  ★ 庄敬之

  被打死的那个老日年龄很小,嫩白嫩白地像个学生娃。仔细想想,几十号人把一个小孩打成那样,也却实有点那个。你想啊,那小孩儿腰带上挂着一个小铜佛像,从家里出来时,他娘往他腰里绑小佛像的时候,指不定也是流着泪,千叮咛万嘱咐地说,孩儿啊,你可要早点平安回来啊,娘可是时刻都在挂念着你!再一想呢,你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会点儿手艺你就在家当匠人,不会手艺就好好打理几亩地,娶媳妇,生孩子,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比啥都好,咋非要千里百远、翻山过海地到咱这儿祸害人哩?要说那孩子小,咱不该那样打他,那大刘庄车站的几个老日害死的那一对儿童男童女顶多也就十来岁儿啊!民国三十一年遭年馑,黄河边上的人成群结队地上咱这一片儿逃荒。那年几个老日把大刘庄火车站的一个坏了几年的火车头修好了,他们把几丈长的红绸子绑到火车头上,说要给火车弄一个开车仪式。有一家黄河边逃荒过来的人家,带着一双儿女,饿得躺在铁路沟里起不了身,老日用两盒罐头买走了那家的一双儿女,说是要在宿舍里给他们端茶扫地当个“小使唤”,还当着爹娘的面给俩孩子换上了新衣服。爹娘只想着让孩子讨个活命,也就依了。哪知道第二天,那两个欢蹦乱跳的孩子,被老日扔进了火车头的炉膛里,祭了火车呀!造孽啊!

  天底下再大的灾祸也没有打仗的灾祸大啊―――好好的人,说毁就给毁了,好好的房子,说烧就给烧了。你说,不管是老日还是咱中国人,哪一个被毁的人不是他娘身上掉下的肉呢?哪一个被毁的人不是他娘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呢?哪个被毁的人没有兄弟姊妹父母爹娘呢?要是只叫我对天发一个愿,我愿意你是哪国的人就好好在哪儿过营生,两个国家有再大的疙瘩都好商好量地解,天底下再也不要打啥仗啦!

  采访‖张士君 摄影、整理‖张迟有度


®中国军事 版面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15792号